2018-06-07 16:08

互联网“软色情”中的未成年人

下一篇:没有了 上一篇:没有了
互联网“软色情”中的未成年人

  原标题:互联网“软色情”中的未成年人

  3月8日,豆芽偶然发现10岁的女儿与一个15岁的男生科里斯“网恋”了。

  让她更为讶异的是,在两人的QQ聊天记录中,男孩还示意女儿学一学“文爱”(注:文字性爱)。

  女儿有阿斯伯格症,与人交往缺乏技巧,只能理解字面意思和清晰指令。她担心如果发现再迟一些,孩子真的会去学。

  她找到科里斯对质,“他给出的解释是玩玩而已,说我过激。”科里斯是B站(哔哩哔哩)上的UP主(上传视频的博主),他把与豆芽的对话发到网上,指责豆芽不尊重孩子的隐私,获得了一部分支持。

  豆芽的反驳迅速掀起了一场舆论战。接着男孩道歉,B站删帖发声明……她的站内信里收到其他女孩们类似经历的倾诉,作为单身母亲,豆芽内心的不安加剧了。

  《第八次中国未成年人互联网运用状况调查报告》显示,逾九成未成年人在上网时遭遇过不良信息的侵扰。

  通常,在一些贴吧里,比如萝莉吧、处对象吧、连麦吧,以及一些“语诱”、“语C”、“声优”、“磕炮”QQ群里,大量未成年人活跃其中,在这个信息自由流通的虚拟场所,未成年人们会用一些成人费解的黑话社交,让软色情(注:偏晦涩的色情内容)在网络空间内潜滋暗长。

  战争

  “70后”的豆芽1999年就开始用QQ,还是资深的Wower(注:魔兽游戏玩家),她对孩子接触网络的态度显得开放和包容。

  女儿3岁多时,豆芽开始让她通过QQ和离婚的丈夫视频聊天。前夫在遥远的异地,女儿的QQ是豆芽帮她申请的,在她看来,QQ是女儿和前夫及其家人联络感情最便捷的工具。

  一些不好的征兆出现在今年3月。豆芽突然发现女儿经常半夜在她睡着之后偷拿她手机,钻进被窝里玩,一两个小时候再偷摸放回原处。有几次清晨醒来,她发现手机在女儿枕边。此后她开始留意女儿的举动。

  3月8日,豆芽按捺不住心中的猜疑,悄悄打开了女儿的QQ聊天记录。

  在聊天框里,女儿和一个15岁的初中男生科里斯亲昵互称“老公”、“老婆”。孩子渐渐进入青春期,对异性产生朦胧的情愫是正常的,她能理解。但当她看到聊天框里“文爱”两个字时,立马“炸了”,她知道这个词远远超过了女儿的年龄所能理解的范围。

  豆芽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,犹豫了两个小时后,她找到了这个男生。对方的反应让她气愤,“他给出的解释是玩玩而已,说我过激。”

 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,男孩科里斯将他们的聊天对话截图发到了B站上,并很快上了热评。“他教唆我女儿离家出走,自杀”,这触及了她的底线,“这是在犯罪。”豆芽说。

  她大脑中盘旋着无数种女儿可能受到的伤害:如果她听从了网上那些人的教唆,选择了自杀或者离家出走,她能去哪里?还能不能听到妈妈?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?

  那一刻,她只想从网络暴力中“夺回”女儿。她决定用“一个妈妈的方式”去处理。第二天,豆芽同样在B站上发了动态,但很快淹没在其他帖子当中。10号下午,她选择报警,但警方不予立案。无奈之下,她跑到自己的老根据地魔兽世界论坛上再次发帖,通过好友玩家们的转发扩散,评论炸开了锅。

科里斯的道歉

  B站上的各路UP在科里斯动态上留言,指责他的行为,最后他删掉了动态,并主动给豆芽道歉。他在道歉信中写道:“我承认有对当事人进行过不当的语言以及性骚扰形式的暗示,还有过对当事人进行钱财诱导,诱导当事人对我进行无用的消费……错了就是错了,应该用心的去道歉。”

3月12日,B站发布有关用户“科里斯”事件的通告

  3月12日,B站做出了官方回应,表示会在在团中央权益部的指导下,设立青少年维权站。

  3月16日,科里斯的父母向豆芽短信致歉:“我们对他(科里斯)的教育和关心太少导致他的狂妄,对您的生活造成影响再次向您道歉。”

  禁忌

  事情并没有结束。

  之后,豆芽陆续从B站上收到了七封私信,来信者是10岁到17岁不等的未成年人,她们的共同点是都有被网友骚扰过。

  骚扰多数是以扩列(注:加好友)开始,接着是语言骚扰,以及要求这些未成年人拍裸照和私密处照片。

  这些躲在角落里的未成年人试图告诉豆芽,网上还有很多她不知道的“套路”。“她们经常在动漫群里遇到一种情况,有人发出一个红包,让未成年人发出娇喘的声音或者脱去衣服,他们再把这些照片卖到色情网站上。”

  豆芽意识到,网络成为所有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娱乐方式,在没有禁忌和分级的地带,一些魔爪更容易伸向毫无辨别能力的未成年人。

  在“科里斯”事件之前,12岁女孩小糖就曾在B站上发帖讲述自己遭遇骚扰的经过。

  一个男生加她好友之后,称她为“萝莉”,并问她“喜不喜欢SM(注:虐恋)”,“我意识到遇到了变态,就删了好友。”小糖说,一般混动漫圈的人都知道SM。

  那次遭遇之后,为了防止被骚扰,小糖把自己的QQ性别设置成男生。“不过改成男性后的第一天,就有4个人发消息说‘小哥哥,扩列’。”

  小糖从幼儿园时期开始看动漫《机动战士高达》和《魔卡少女樱》,7岁时接触网络。

  2014年,小糖成了B站上的常客,“上面有些太太的视频做得很好,圈里面喜欢叫厉害的人太太。”她在B站上是3D模型内容的UP主,有251个粉丝,每个粉丝都可能成为她的网络好友。

  小糖喜欢画动漫,在画手圈和同人圈里,她有自己的CP(注:伴侣、搭档),对方也是女孩。她们通常周末时在线上见面,一起连麦(注:语音通话)画画聊天。

  豆芽的女儿也是同人圈里的一员,在这个圈子里,创作者们会根据一些漫画中的人物,通过自己的想象和再加工对人物进行角色设定,再用画画或文字的形式表现出来。“它很符合阿斯伯格综合症患者的幻想。”豆芽说。

  前年,豆芽的女儿开始接触B站,她的账号是豆芽申请的。豆芽之前一直是B站用户,后来弃用这个账号,是因为她无法接受一些夸张的弹幕和软色情的内容,“一群人对着视频里的萝莉发弹幕,什么跪舔啦,硬了之类的,还有很多色情擦边球的图片和视频。”

  女儿喜欢画画,漫画是她最喜欢的类型,而B站上有不少相关的内容。豆芽告诉过女儿,不能浏览色情暴力的内容。“她是个阿斯伯格综合症的孩子,需要非常明确的目标、指令。”

  她知道,女儿有很强烈的社交愿望,对自己感兴趣的话题总是滔滔不绝,而且不允许被人打断,“但她的(社交)方式不被其他同龄孩子所接受,经常会被孤立。”

  现实中,她曾经没有一个朋友。直到去年,她才和另外一个被孤立的孩子成为朋友。

  豆芽关注儿童的性自我保护始于怀孕5个月时,当时她身边发生一起案件,一个四岁的孩子被强奸致死,她因此担忧过孩子的未来,当时“孩子也就是四五个月,我差点就不要她了”。

  她经常潜伏在一些未成年人出没的贴吧或群里,试图去了解孩子的想法。但她发现,赤裸的性暗示和出格的语言出现在孩子们的视野中是常态。“我不敢去想象以后那些孩子会成长成什么样的孩子,我的孩子以后会跟什么样的人生活在一个环境里。”

  隐患

  事情过去了一段时间,豆芽逐渐走出了心理上的恐惧,但一些问题还是困扰着她。女儿是她的唯一,因此在安全教育方面,她总会倾注更多精力。比如她会告诉她,如果有陌生人问路,只能指方向不能带路。但在浩瀚的网络里,她有太多无法预料的情况。“现在的孩子,接触的东西太多了,网络信息太开放,这个也是一个问题。有时防不胜防。”

豆芽写给女儿的信

  同样的困惑纠缠着李冰。在知道科里斯事件后,她意识到,“小女孩的妈妈(豆芽)阻止了更可怕的事情发生,很多家长都没有这个意识。”

  2016春节,李冰回到家以后发现自己只有11岁的小侄女抱着手机不撒手,而且侄女在收完她发的QQ红包后立马删除了好友。李冰从来访记录里点进到她的QQ空间里,“看到各种说说触目惊心的内容,什么处cp、语C、求K友以及我一大串看不懂的名词。”

  她想搞清楚侄女到底在网上做些什么,于是用小号添加侄女为好友。“我凭借着炫酷的网名和头像很快就和她成了K友,K友就是对方发什么东西你要帮着转发扩散的意思。”

  随后,她被侄女拉到一个语C群里,“刚进去群主就要求新人娇喘以及各种不描述,吓得我赶紧把群屏蔽了。”

  通过点个人资料,李冰发现群里面的大部分是“00后”,甚至有2009年出生的孩子。侄女有一个“CP”,对方也是一个未成年的女孩子,两个人互相叫“老公”、“老婆”。“她对于她所做的都没有一个概念,这是危险的。”这种危险是无法预知的。豆芽说,在女儿的班上,有不少留守儿童,每个孩子都带着智能手机,接触网络轻而易举,“现在网络上色情信息铺天盖地,他们的安全谁来负责?”

  女儿一岁时,豆芽和丈夫离婚,之后便独自带着患病的女儿生活。她说自己每天面对的都是一个“新孩子”,在教女儿系鞋带这件小事上,她教了整整5年。“她不关注的东西,过后可能完全忘掉,所以我只能不断地教她那些行为问题。”

  小糖一岁时,父母离异,她被判给父亲,后来,父亲和继母一起在外地工作,她和奶奶生活在一起。“我对父母也没有什么感情,但还是会想他们,只是不说出来。”

  每天写完作业,小糖都会习惯性地登录B站看看。 在小糖的世界里,陪伴她时间最多的就是网络中的两个CP。她觉得现实中的人际交往过于麻烦,也没什么朋友,坚信网络上的友情才是牢不可破的。

  “这些孩子大多都是独生子,在家中,没有同龄人的陪伴,如果父母也忙于工作,疏于跟孩子们交流沟通,他们更加寄希望于网络交友,在成长中渴望接触最新的最流行的文化。”罗利娜说,她长期研究亲子沟通,是专注亲密关系的萌芽研究所创始人。

  边界?

  豆芽发帖的那天,罗利娜在当天的知乎热门话题榜第一名的位置上看到了“科里斯”事件。在她看来,“孩子进入网络世界,即使没有学坏,也可能被‘坏孩子’利用或者伤害。他们会被眼花缭乱的虚拟世界所吸引,聊天交友,玩游戏,看动画,玩cosplay,玩抖音,看直播,还有海量的视频……孩子无意中接触了没有边界的网络里这些软色情内容,在学习能力和模仿能力都很强的成长阶段,是很容易学坏的。”

  针对这种情况,罗利娜进行了一次体验式调查。让她震惊的是,一些网站有大量的儿童暴力、恶心、恐吓、软色情的视频流传,在一些未成年人聚集的群落里,文爱、K友、连麦、语诱是高频词汇,“他们有一个重要的喜好就是‘语C’,即以文字为基础进行角色扮演。”

  随后,她写下了《10岁女孩被引诱文爱,孩子的互联网世界藏着多少肮脏?》一文,试图给家长提供一些预防和应对策略。

  “网络中存在一些令人发指的丑恶现象:软暴力、幼女癖、萝莉控、恋童癖,甚至软色情、聊污、聊骚、文爱……还有一些不健康的二次元文化,都建议清除干净,不能呈现在孩子们面前。因为他们既无分辨能力,又无抵抗能力,很容易误入岐途。”罗利娜说。

  罗利娜根据数据公司QuestMobile发布的《移动互联网报告》得知,B站位列24岁及以下年轻用户偏爱的十大APP榜首,同时,在百度发布的2016热搜榜中,B站在00后十大新鲜关注APP中排名第一。24岁及以下年轻用户偏爱的十大APP就包括B站,百度贴吧,快手,QQ空间等。

  “但实际上,据我观察,B站中,初高中及大学生才是主力军,并有年龄下降趋势,很多小学高年级的学生也受环境影响,逐渐活跃于这些平台。”她说。

  美国性教育专家黛布拉・哈夫纳曾说:青少年喜欢探索电脑空间隐蔽之处,他们还喜欢接触自己同伴以外的人。除了B站,小糖常去的地方是半次元、LOFTER、语C群或贴吧。对她来说,cdx(处对象),nss(暖说说,发qq空间说说后,对方帮忙点赞,评论),cqy(处qq好友),连麦这些特定的词并不陌生。

  科里斯的事情带给豆芽一些思考,“首先父母一定要关注孩子的心理成长路程,然后网站实行分级制度很有必要。”

  前几天,她带着孩子去游乐场,看见一个不到两岁的孩子拿着手机在看视频,她在心里问自己:“处在毫无界限和门槛的信息中,你能想象三四岁的孩子会看到什么东西吗?这股洪流会把孩子冲向哪里?”